首页 > 书库 > 《御宠医妃》御宠医妃全文阅读全文 BI 御宠医妃NP文

御宠医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御宠医妃》是姒锦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那一,孙猴子,书中主要讲述了: “叭嗒!”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不知道踢到了哪里,收势不住,在力的作用下,两个人搂抱着扑嗵一声儿摔倒在地上,她的后脑勺也同时重重撞在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7 12:08: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御宠医妃》是姒锦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那一,孙猴子,书中主要讲述了: “叭嗒!”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不知道踢到了哪里,收势不住,在力的作用下,两个人搂抱着扑嗵一声儿摔倒在地上,她的后脑勺也同时重重撞在

《御宠医妃》免费试读

“叭嗒!”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不知道踢到了哪里,收势不住,在力的作用下,两个人搂抱着扑嗵一声儿摔倒在地上,她的后脑勺也同时重重撞在了地面上。

“唔……”低低的闷哼声,从男人嘴里暧昧地传入她的耳朵。

“嗯?”她睁大眼睛,发现在机率为千分之零点零一的失误之下,她咬他时张开的血盆大口,正不偏不倚地咬在他触感**的柔软唇瓣上。

一股子腥甜又糯软的味儿……

嘴里咬到的触感,像孙猴子施的定身咒,夏初七呆愣了。

她以前便是个躁姐儿,和男兵们打打闹闹,勾肩搭背的事儿没有少做,但那是一种很容易让她忽略掉Xing别的感情,虽然有肢体动作,却从来没有过这样唇与唇之间实打实的接触……

何况,还是两片那样好咬的唇。

更何况,还是一个那样好看的男人。

好看得她忘记了双手还牢牢圈着他。

好看得她只觉得柴房门口那一束射入的微光轻锁下的俊美面容,斧凿一般的绝美;那眉如青山,英挺;那眸如古井,深邃;那不知是因吃惊、愤怒还是气恨而上下不停滑动的喉结,贵气逼人……无一处不迷人,无一处不让她自乱心神,无一处不让她脑子发热冲动。

“你狗投的胎?放手!”

暗哑中带着怒气的声音,震醒了她正犯花痴的神经。

嘁!

都说女人是妖精,是祸水,男人也有狐狸精才对,瞧把她给迷得,差点儿忘了这是自家的大仇人。

想到被他关在这黑天瞎火的地方整整三天,她便不想让他好过。

他不给她活路,她索Xing缠死他了事。

轻哼一声,她两条细腿无尾熊一般死命夹紧他的腰,恶劣地往里收了收。

“你答应放了我,我才放。不然,没门儿!”

她娇憨气恼起来的声儿,甜腻软糯,从舌尖绕出时仿佛绕了九道回肠。不得不说,这身子虽说还没有长开,声音却婉转好听,说不出来的软人骨头销人魂儿。

“放!”他眸子狠眯下,大手扣紧她,顺势翻身。

“不放!”夏初七耍赖似的缠过去,力道极大的扑倒在他身上,就势与他滚了一圈,整个人骑上去八爪鱼似的夹住他,“哈,你奈我何?”

她寻思过了,论武力她不如他。

可论死缠烂打,他一个大男人,哪里是女人的对手?

而且,从他刻意压低的声音来看,明显他不想下属进来看到他此刻的样子。这样一对一,她怎么也能讨点便宜回来。一边算计着,她一边把在红刺特战队时学得功夫全都施展了出来缠住他,丝毫没发现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与一个男人做这样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

“再说一次,放开!”

他手上突然加劲儿,痛得她呲牙冒冷汗。

“唔,王八蛋,好疼……”

那张俊气的脸依旧冷气森森,却不知为何在她的喊痛声儿里,竟放松了些许,只喘气声粗了不少。夏初七眼睛一亮,得寸进尺,勒紧他的脖子不算,还整个儿趴在他身上,小狗似的在他脖子里嗅啊嗅的奚落。

“啧啧,贱人就是矫情。你这身上什么香味儿?都说玉露花娇女儿香,没想到你一爷们儿身上也香呢?我闻闻啊,嗯,香料里有薄荷、丁香、佩兰,还有苍术……”

她缠得安稳,说得轻松。只那被她骑着的十九爷呼吸越发急促,喉咙里有一种奇怪的浑浊声儿,哪怕隔着厚厚的衣裳,她也能感受到他身体火样的滚烫,还有一股子不知是怒气、杀气、火气还是其他的气息在淡淡扩散。

“你在找死?”

这厮快要气炸肺了吧?

老实说,换了与其他人这么歪打乱缠,夏初七必会生出猥琐下流之感。可兴许赵樽这厮实在是个俊的,她缠得脸不红气不喘丝毫不觉得羞愧,甚至还觉得他愤怒时轻吟出来的低沉呼吸实在好听。

“呵呵呵,我就不放!老子在这坐牢,偏要你陪着!”说罢,嘶的一声,她惊觉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腰,虎口猛地勒紧,紧得如同要把她掐死一般……

“疼疼疼……有种你杀了我算了!”

嚎完了,她两条腿儿蔓藤一般越圈越紧,抱得那叫一个密不透风。

“够了!少他娘的歪缠!”赵樽眼都红了,突地搂住她翻身跃起,扯开她重重甩在柴火上。

爆粗了?

身为皇族贵胄的晋王爷冒出句糙话,把个夏初七给震懵了。

下一瞬,撞上他飕火的眼神,她忍不住大笑出声儿。

“我说大爷也,您老要早这么市井一点儿说话,咱俩说不准早成哥们儿了,哪里又有今日?什么‘师承何人’,‘家在何处’,你那一板一眼的劲儿,酸得我牙痛,直想把你绷着的脸给拔掉一层皮来。”

“荒唐!”

赵樽冷斥,脸色已黑如焦炭。

只不知,他说的荒唐是指她,还是指自己。

夏初七哪儿知道,这十九爷自打十几岁便在京畿兵营里摸爬滚打,自是跟手下兵士们习得一些市井俚语,粗陋糙话。只平日里为了维护皇家体统,他克制得极好。

可见,她今儿这出死缠烂打,真把这位爷气得不轻。

“哈哈哈哈,可逗死我了。”

不知怎的,他越是发狂生气搓火儿,夏初七便越想要逗他。上两次见面,他火气再大也总憋着一张冷若冰霜的酷脸,像一副没有情绪的平板画,哪里能像生气时这么生动有趣?

逗他!

她继续逗他!

“瞧瞧你这个人,这又是做什么?既然偷偷过来看人家睡觉,又装什么君子?这良辰美景的,咱俩不如好生玩耍一回,互相得个乐趣儿,爷,你说可好?”

“闭嘴!”

赵樽已然恢复冷静,面上波澜不惊。

“少插科打诨,把东西交出来!”

交出来?不成不成!

他越是上心,证明那小金老虎越是贵重。那么她交出来掉脑袋的可能Xing越大。想她刚来这个世界还没有混出头,可不像就这么稀里糊涂被人解决了,史书上都留不下名字。

《御宠医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