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建设大时代》建设大西北哪个年代 完结版 建设大时代BL

建设大时代

现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建设大时代》由高原风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南飞,任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南飞把任叔要放上《等着我》栏目的材料都做好了,两人又闹了一会就分别去睡觉了。能看得出,任叔看南飞的眼神又多了一份真诚和疼爱。他可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9 06:08: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建设大时代》由高原风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南飞,任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南飞把任叔要放上《等着我》栏目的材料都做好了,两人又闹了一会就分别去睡觉了。能看得出,任叔看南飞的眼神又多了一份真诚和疼爱。他可

《建设大时代》免费试读

南飞把任叔要放上《等着我》栏目的材料都做好了,两人又闹了一会就分别去睡觉了。能看得出,任叔看南飞的眼神又多了一份真诚和疼爱。他可能真的,在找到他自己的孩子之前,真的是把南飞看成他的孩子了。

南飞关上了门,洗了洗也上床躺下了,通过今晚的事,他才知道,一个开朗、活泼的北方汉子后面,也有这么多苦楚藏在心里面。他不由得对任叔又多了几分敬重和依赖。他还在心里想着,任叔不太懂电脑,以后要在这些方面多帮帮他,多在网上了解点信息,特别是他失踪孩子的事,在网上多跟同学朋友联系一下,还有多关注一下电视、网络上有关寻亲的问题,说不定哪天就能找到也不是不可能。

任叔回到房间也在想,今天能把压在心头二十年的心事说了出去,自己心理也感到一阵轻松。说不定在南飞那臭小子的帮助下,真的能把孩子找回来。平常,我就把南飞那小子看成孩子一样,今天告诉他了,看来他也并不反对呀。听说,他也是一个从小没了爹的苦孩子,今后真的要对他更好一点。

两人想着,都静静地睡下了。

第二天,任重早早地就起来了,像他这个年龄,也没有那么多的觉了,他知道南飞年轻人肯定不想起那么早,他就一个人到工地上去转转。这个工程已经动工有一年多了,一切都还算顺利,虽然刚开始时为征地、搬迁的事也和当地的老百姓有点纠纷,但都得到很好的解决了。其实,当地的村民,心还是很好的,为人善良、待人真诚,也肯帮忙,比大城市的人情味浓多了。

周围的村民,时不时的上他们家去,还会肉饱酒醉的才让你回来。就昨天,你看那送他到车站去的小杨,本来要拉一车人去城里的,结果就为了他能赶上火车,就拉着他一个人就去了,连来回的油费都不够。其实,那个小杨,就是前一段时间他上山捡柴,路过工地,刚好下雨就在工地里躲了会儿雨,正好赶上工地开饭,就让他一起吃了,结果,小杨是千万份的感谢呀。说他们看得起当地农民,愿意和当地的农民交朋友。然后,隔三差五就叫他们到家里去吃饭、喝酒,家里有什么新鲜水果、瓜菜什么的都要送一些在工地上来,都已经成了老朋友了。任重看着工地,可能还有个一年左右就完工了,想想要走的时候,还真有点舍不得他们。

他想着想着,也慢慢地在工地上走着--

南飞还在睡梦中,就听到门口好像有人在敲门,但认真听了一下,好像又没有,他知道,那是任叔故意在逗他,他懒得理他,就翻过身又睡下了。可等他刚好睡过去,外面的敲门声又响了,轻轻的,他真的想生气了,心里在骂着,死老任,你咋这么无聊呀。要进来就进来呗。可外面还是没有回应。等他睡了过去,外面轻轻的敲门声又响了。他就一骨碌爬起来走到门边打开门正想骂他几句,却没有看到有人。认真一看,却是一个穿着一身新衣服的豆豆。

“豆豆,是你呀?你怎么在这里呀?你一个人来的?还是和奶奶来的?”

“叔叔,走我家吃饭。”

“走你家吃饭呀。你跟谁来的呀?这么远。”说着,南飞把豆豆抱了起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跟爸爸来的。”说着用手指了指路口。

南飞朝路口看去,确实有一个年龄跟南飞差不多的男人从那里走了出来。南飞想,那应该就是豆豆的爸爸了,看上去可能比南飞稍微大一点,按照农村的年龄,他结婚早一点,应该跟南飞差不多。

“你就是豆豆的爸爸呀?来进来坐会儿。”

“呵,我是豆豆的爸爸,我叫成思明,在羊城打工,有一年多没有回来了。”

“呵,回家来过年呀。”

“嗯,听我妈说,平时她在这里跟你们煮饭,豆豆也经常到这里来玩,你们都很喜欢他的,也挺关心他的,回家这几天都天天念着要到这里来跟叔叔、爷爷们玩。我妈说,还有你留在这里守工地,就叫我带着豆豆到这里来,今天大年初二了,去我家吃年饭吧。”

“年饭?不是前天都吃过了吗?”

“不是年夜饭,是年饭。”

“年饭?”

“年饭,我们这里,正月初二开始就要相互走亲戚,嫁出去的姑娘也要回娘家来拜年的,然后家里就趁这个时候叫上家族、朋友等一起吃饭喝酒,这就叫年饭,也叫团年饭。”

“啊,”南飞好像有点懂了,回应着。

“走吧!”

“过年了,你咋不回去呢?”

“太远了,另一方面,工地也要人守,所以,我就留下来了。”

“那走吧,去我家,大家热闹热闹。”

“真去呀!”南飞有点不太好意思,“那等一下吧,还有任主任也在,叫上他一起去吧。”接着,南飞抱着豆豆朝任重的房间走去。

“豆豆,敲门,叫爷爷。”

豆豆也像很熟悉的样子,伸出小手,轻轻地敲了敲任重住房的门;

“爷爷,爷爷!”就像刚才敲南飞的门一样。

门没锁,南飞顺势推开了门,人没在。豆豆还在不停地叫爷爷。

这时,刚好任重也从工地周围走了回来。

“呵呵,是我们的豆豆来了。”

豆豆也高兴地转过身去,“爷爷,爷爷。”并转过身去要任重抱抱。

“豆豆今天好帅呀,来爷爷抱抱”说着,把豆豆从南飞手上接了过去,便在豆豆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这是任叔呀,我是豆豆的爸爸,今天来叫你们去我家吃年饭。”

“吃年饭呀!啊,那好呀。”看来他可理解吃年饭的意思了。

说着,南飞也穿好了外衣,并从屋里拿出一块棒棒糖和一个小玩具,又从任重手上把豆豆接了过去。豆豆就好像没有他爸爸存在一样,显得比跟他们两个比爸爸更亲近一点,搞得豆豆爸爸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南飞抱着豆豆,他们两个跟在后面,朝村子里走去。

“在外面做什么工作呀?”任重转过头问豆豆爸爸。

“叔,我在一个园林苗圃里打工。”

“主要是做什么呀?”

“就是像我们这边街边栽的那些树,花台上摆的绿化的花呀这些。”

“这个好呀,能学到一定的本事呀。”

“我也是这样想的,做其他的在我们这边也用不着,所以其他的厂我也不想去,在这个基地,虽然工资低点,我就想在他那能学到我想要的东西。”

“嗯,学到这些,你也可以回来自己干了,用不着一辈子在外面打工了。”任重一出口,就有一种长辈关心下一代的感觉。

“我也是这样想的,其实豆豆放在家里,虽然有老妈在家帮我们照看,但有时也挺想他的,特别是他妈妈,有时夜里想他了,就会哭起来。再说,再过几年大了,要上幼儿园,要上小学了,也不能放在老妈那让她管呀。”

“是呀,你妈也老了,再要上学了她也辅导不了的。孩子在教育上,隔代管还是不太好。”

“是的,所以我也想,再在外面努力奋斗几年,等豆豆再大点,就回来自己干。”

“嗯,有前途!”任重说着,还反过身来,给豆豆爸爸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现在外面打工也不是很好找工作了,大的公司要的是正规大学毕业生,有技术有头脑的,能学习先进技术的。”

“嗯,是,社会在进步,这是必然的,看来你还是蛮懂的嘛!”

“像我们这种,原来也没有认真学习,刚开始出去时还能找到一个好的工作,但现在人家有技术的,工资一天天在上涨,而我们这些,没有技术的,就只能做一些苦力的活,而工资却比有技术的差距越来越大。既照顾不了家里的老人,还把孩子放在家里让老人带,老人也累死累活,而小孩也没有能够带好。唉!打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嗯,有想法,我们等着你回来创业,我们能帮你的一定帮你。”

“嗯,好的!”

南飞抱着豆豆也一直在前面笑着、闹着。

“豆豆,你想爸爸妈妈吧?”南飞抱着豆豆,也在惹他说话。

“想爸爸妈妈。”一边伸出小手,在南飞的头上玩弄他的头发。

“爸爸妈妈给你买什么东西回来呀?”

“买新衣服,买新鞋,买糖,还有新玩具,”

“啊,豆豆在家乖,爸爸妈妈才给豆豆买新衣呀,是不?”

“嗯,爸爸妈妈也给奶奶买新衣。”

说着,南飞把豆豆举过了头顶,把他放在肩上,让豆豆骑起了马马。并一蹦一跳地朝前面跑了。跑得豆豆留下了一串串笑声。并拉着豆豆的小手,举得高高的,做成了老鹰的样子,在田野上飞翔飞翔。任重和豆豆爸爸在后面看得脸上全部都是羡慕。

跑累了,南飞就让豆豆骑在肩上,教他认路边的小树、野花。

“这叫什么?叫松树。”“叫松树。”

“这叫什么?叫杉木。”“叫杉木。”

“这叫什么?叫白菜。”“叫白菜。”

“这叫什么、叫大葱。”“叫大葱。”

不久,就来到了村子里的路旁,正有一群孩子在路边放鞭炮,他们看着豆豆被南飞扛着“飞”了过来,也投来羡慕的目光。豆豆看到哥哥们在放鞭炮,也嚷嚷着要放鞭炮,南飞就托着豆豆到路边的小商店去买了几串小孩放的鞭炮。这下豆豆就更高兴了,一直在南飞的肩上高声地喊着:

“放鞭炮啦,放鞭炮啦!”

“放鞭炮啦!放鞭炮啦!!!”

真的像一只在天空下自由自在飞翔的苍鹰。

任重和思明走在后面,边走边说着一些笛边的事情。走到村口的一株古树下,那里立

《建设大时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