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流莺纪事》流莺日记 别扭受 流莺纪事紧缚

流莺纪事

武侠已完结

完结小说《流莺纪事》是篷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月,刀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冷月遂然将残刀图很小心地放于手中,然后拂袖一挥,四壁之上的数十盏油灯若星星眨眼般地顺次熄灭。 冷月知道,若想安然地走出藏书阁也未

|更新:2019-12-21 12:04: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流莺纪事》是篷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月,刀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冷月遂然将残刀图很小心地放于手中,然后拂袖一挥,四壁之上的数十盏油灯若星星眨眼般地顺次熄灭。 冷月知道,若想安然地走出藏书阁也未

《流莺纪事》免费试读

冷月遂然将残刀图很小心地放于手中,然后拂袖一挥,四壁之上的数十盏油灯若星星眨眼般地顺次熄灭。

冷月知道,若想安然地走出藏书阁也未必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她自知尚有好多的机关自己来时并没有遇到,所以,她一点儿也没有掉以轻心,而是提起了百分百的精神。

冷月进入藏书阁时正是鸡鸣叫曙,没想到,现在外面已是日落黄昏了。大石与二石的穴道早已自行冲开,他们在外面踱着步子,很着急的样子,想必他们对现在依然在藏书阁的冷月倍感焦虑。

却听石门开启一声巨响,冷月映入了大石与二石的眼帘。两人见冷月安然无恙,心里总是松了口气,齐道:“谢天谢地,大小姐你可算是出来了。”

冷月听后,内心不禁产生了几分歉意,道:“真的为难你们了,你们放心,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两人听后,微微颔首。冷月向两人告辞,缓步离开了。

冷月一路向自己房间走去,不知如何,总有着一种极不祥的预兆,她仿佛用自己那敏锐的耳朵听到了什么样的声音,那声音来的是断断续续,但又是那么的沉稳,她回眸向四周望去,并没看到有人跟着自己。

冷月放慢了脚步,她低垂着头,在沉思之中,她丝毫没有放掉自己的警觉。可能是由于她偷拿了残刀图的原由,这才会叫她疑神疑鬼,焦躁不安的。

冷月离房门越来越近,可她的内心跳动的也越来越剧烈。当她扶着门把手刚要开门的那一刹那。“嘭”的一声,一根发簪插于她所开的那扇门上。冷月一阵惊慌,尚没有门上的那一支玉簪,人就已经下意识地回转过身了。

一身红衣在沉沉的黄昏中依然显得是那么妖娆,飞燕游龙的身资在冷月眼中已趋于完美。大大的黑眸,闪动着摄人的魅力,一张仪态万千的美图已步入了冷月的眼中。在她面前,冷月也自叹不如。

冷月惊慌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

那人很爽快地答道:“夺命红衣十三娘。”

冷月听后,顿时惊悚,她诧异于红衣十三娘怎么会来到冰宫,而且来的是那么鬼鬼祟祟的。冷月不时看到红衣十三娘眸子里迸发出那慑人的威力,一种极不祥的预感,涌荡心头。

冷月道:“你就是红衣十三娘?你怎么会来这儿?”

红衣十三娘道:“你就是寒冰公主,冷月?果真是倾国倾城,难怪飘香剑客对你是一往情深。”

冷月不知红衣十三娘何出此话,更不晓得她所说这句话的言外之意。红衣十三娘与黎剑愁的关系的确是叫人匪夷所思,但从红衣十三娘对黎剑愁所做的事情来看,恐怕红衣十三娘对黎剑愁的友善要大于她对黎剑愁的敌意。难道红衣十三娘真的喜欢上了黎剑愁,再看红衣十三娘瞅冷月那虎视眈眈的眼神,迥然,她此次前来冰宫,动机不善。

冷月道:“你是说阿愁,你同他认识,可他现在不在我这儿。”

红衣十三娘道:“我可以随时随地地见到阿愁,我今天来是想拿你身上的残刀图。”

冷月听后大骇,心中不禁黯然道:“什么,她怎么会知道我冰宫中有残刀图,而且她竟然还知道残刀图现在在我手中?阿愁?她要残刀图做什么?……”

对红衣十三娘的这句话,冷月不禁疑虑重重,倘若在让她这样黯然发问,恐怕她可以保留这样的姿态到明天早晨。

红衣十三娘催道:“快,快把残刀图交出来。”

冷月听到了红衣十三娘这催促声,不禁如从噩梦中被惊醒,一身冷汗,停顿片刻,神情又恢复了自然,笑道:“素闻红衣十三娘是古城名妓,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儿出现,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残刀图那么感兴趣?”

红衣十三娘道:“如果把残刀图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红衣十三娘的话是永远威慑不了民间的豪门人物,因为他们绝对料不到红衣十三娘还会武功。同样,她的话也是无法威胁到冷月的,因为冷月同样也认为她没有多么好的武功。

冷月此刻变得很放松,笑道:“你在威胁我,我要是说残刀图不在我手中呢?”

红衣十三娘也不畏葸冷月,否则,她也就不会在这里出现了,她显得很从容,说道:“我一连几日如你的影子一样在陪着你,你做什么,想什么,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

听后,冷月蓦然一怔,道:“什么?你到底要残刀图干什么,你到底有何居心?”

红衣十三娘反问道:“那你费尽心思地去偷那张残刀图,又有何目的呢?”

冷月不时被红衣十三娘的话给激怒了,道:“这与你何干?”

红衣十三娘道:“这的确与我无关,可是这却与黎剑愁有关。”

听到黎剑愁,冷月的内心又浮现了几分惊恐,不过这次,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红衣十三娘也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冷月转身,背对着红衣十三娘,微声细语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红衣十三娘飘然而行,又走到了冷月的身前,她倚着冷月房间的那扇门,似乎她已经看出冷月有进房间的意思。

红衣十三娘大声说道:“你不要再装蒜了,你不会不知道这张残刀图牵连着你们端木家与黎家的一段血海深仇吧!”

冷月听后,心中如鼓棒大甩,敲锣打鼓一样剧烈,她埋下了头,无言以对。

红衣十三娘言辞犀利,语调铿锵有力,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要把残刀图销毁,这样阿愁就会永远找不到他所寻找的仇家,然后你就可以永远的陪在他身边。哼,端木冷月,阿愁真的是瞎了眼,他当初怎么会看上你,甘愿为你做一切,你真的很自私。”

冷月被红衣十三娘这番敏感的话所激,本来就因黎剑愁的离去而心感不安,但又听红衣十三娘这番话,这又不禁使冷月内心感到怅然伤惘。

一时忍不住那鼻尖的酸痛,积存于眼中那多少天的泪花,刹那间夺眶而出,大声道:“不是的,阿愁已经走了,我从来没想过将他据为己有。”

红衣十三娘并没有因她那满眼的热泪而心存怜悯,而是继续出言相逼,道:“呸,你既然心里爱的是云一飞,你就不应该给阿愁以希望。一个女人,竟然栓住了两个男人的心,你简直比我这个风尘女子还不知脸耻。”

没有人会对一位女子直言这些话,的确,这句话是叫每一位女子都承受不了的。然而,红衣十三娘竟无所顾忌地说了这么一堆,这无疑于用千颗细针直刺于冷月的肉体与内心之中,刺得她千疮百孔,刺得她血泪连连。

冷月道:“我没有。”

红衣十三娘道:“不要在解释什么了,不要再掩饰你那颗肮脏的心了。”

冷月的抽泣声连续不断,此刻,她觉得自己内心中有着百般委屈而无处倾诉。

冷月看了一眼红衣十三娘,看到她那两颗如刀锋一样锐利的眸子,然后又很快地垂下了头,避开了他那严峻的脸庞。在耳畔,依旧萦绕着红衣十三娘那些枉造的,没有一点点根据的话语。

然后,冷月又轻言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残刀图,为什么又要在这里用这尖酸刻薄的语言来讽刺我?”

红衣十三娘轻笑一声,但从她那硬生生的笑容里也看到了她内心中的几许苦闷。但红衣十三娘却要比冷月痛苦的多,她有了委屈,没有云一飞的关爱,没有黎剑愁去呵护,更没有家人去倾诉,人间的好多好多东西,红衣十三娘都未曾感受过,也许正是这些,塑造了她内心的坚强,不会为他人考虑,对他人的想法,从来就是直言不讳。

红衣十三娘认为自己所说的话不会伤害任何人,因为她总把他人的心换成了自己。由于自己可以去一个人承受任何言语上的伤害,所以,她认为刚才所对冷月说出的那些话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红衣十三娘的这种将心比心论,似乎显得她自己内心上的扭曲与变态。但试想一个自幼出身于青楼,无人关爱的人,又怎能不将其塑造成一位刚强而倔强的女性。

红衣十三娘内心有情,可她却不知该如何去表达自己心中的爱。

红衣十三娘内心有恨,但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发泄自己心中的那份无奈。

《流莺纪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