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春来又江水》春来江水绿如蓝 耽美 春来又江水小说在线试读

春来又江水

古代言情连载中

《春来又江水》作者:杨絮.,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秦相,青怀,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画舫笙歌绵延七里,四时不绝,金觞劝客,可谓是花天酒地,殆无虚日。江水与便衣太子青怀三人并坐,画舫内轻歌曼舞,姑娘们袒胸露背围在身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28 12:10: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春来又江水》作者:杨絮.,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秦相,青怀,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画舫笙歌绵延七里,四时不绝,金觞劝客,可谓是花天酒地,殆无虚日。江水与便衣太子青怀三人并坐,画舫内轻歌曼舞,姑娘们袒胸露背围在身

《春来又江水》免费试读

画舫笙歌绵延七里,四时不绝,金觞劝客,可谓是花天酒地,殆无虚日。江水与便衣太子青怀三人并坐,画舫内轻歌曼舞,姑娘们袒胸露背围在身边,三人僵硬地坐着一动不敢动,连眼睛也不敢眨。

一双手缠住太子的脖颈,太子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冷冷拉开。

一个嘴唇在江水耳边呵气,香味扑面而来,江水打了个激灵,慢慢推开。

青怀喝了杯茶,一双腿便缠住了他的腰,手抖茶洒,瑟瑟躲开。

江水道:“你说有要紧事,就是来这种地方吗?”

太子眼睛直勾勾盯着前方,正襟危坐问青怀:“你说有个好地方,就是来这儿?”

青怀也是第一次来,略有不适:“这里人流繁杂,三六九等无论何人都能来,不足为奇,确实适合谈事。”

“你们到底是来谈事还是来找姑娘的?”江水不信。

“你当我是什么人,自然是谈事了。”身边莺莺燕燕,太子依然不为所动。

姑娘们看着这三个如木头一样僵坐的三人,不明其意,中间那个嘛,俊是俊,就是傲目俯视如冰块一般冷清,不解风情。右边这个嘛,贼眉鼠脸,毫无风情。左边这个,明眸拘谨,气质雅致,倒也不错,姑娘们打量着他们…

一人抱住江水手四处乱摸,她吓得躲到太子身边,太子气骂:“不让你来非得跟着,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你非要我跟着的好不好,而且,你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都是男人。”江水嘴硬,却紧紧环臂抱着胸。

出宫前,江水发现太子换了衣服鬼鬼祟祟,跳在他面前问:“你要去哪儿,是不是要出宫,我也要去。”

“我有正事要办,你去干什么?”太子不明。

江水掏出橘子:“我要看我爹把这个给他,我们已经一月没见了。”

“不行…”太子态度坚定。

“你去办你的事,我回我的家,只要带我出宫就行,我又不打扰你,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太子觉得夜晚放她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不行,我想我爹了。”江水挽住他的胳膊,又一副耍无赖的样子,紧紧缠着不松手。

太子甩也甩不开,气的瞪眼:“放手……”

“不放…”江水将脸贴上去,死死扣住。

太子甩来甩去就是甩不开,最后妥协:“好,你松开,我带你出去,不过你要跟我在一起,之后再送你回家。”

“不用送不用送,我自己回去就好。”江水立刻放手,乐的咧嘴笑。

太子瞪她一眼:“想出宫就闭嘴听我安排。”

江水好兴致顿时全无,不屑哼了哼。

这时,从画舫外进来一名小厮,对青怀道:“大人,人来了。”

青怀点点头,小厮遣了姑娘们退下,船内恢复了平静,江水望向两人,忽而觉得气氛凝重严肃。

太傅与几名朝堂大臣陆续步入画舫,除了太傅,詹事府与太子左右卫率本就是东宫辅臣,其他人均是太傅拉拢游说归于太子一派的几位官员。江水识时务的退到一角,画舫外有便衣内侍卫重重监视把守,气氛严肃,太子威言凌色:“今日与各位大人们坐在一起,便是想让诸位辅佐我监国听政。”

“太子真的做好准备了?”户部张侍郎问。这也是众人想问的,太子一向不问朝堂事,其实早应监国,可他却一直无此意,皇上早年沉迷后宫之中无心无力打理,秦相一直把控朝堂,他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太子身上,只是,不曾想,太子亦如皇上一样。

“秦相老了,该是时候回家颐养天年了。”太子语中坚定一抹凶狠。这一记神色,王者风范威震众人,大臣们释然,各自欣喜不已,太傅身为东宫辅臣,看着他一路蜕变成长,终是欣慰:“秦相一心想征战沙陀,前几日又故意在边界示威挑起事端,沙陀已在备战,这次,他定是要发兵讨伐了。”

“铁骑军绝对不能去。”左从林道:“秦老贼想把京城的兵力调走,安排他的兵力替换,如此一来,整个长安也都随他摆弄。”

“怕就怕,他明日只会让铁骑军去。”詹事府詹事刘戌生徐徐道。

“单靠我们几人势单力薄,就算劝谏他也不会听,毕竟朝中多数是他的人。”兵部郎中孙敏直言。

太子凝神静听,青怀道:“除非有更大的诱饵,他或许会有松动。”

众人诧异,左从林问:“铁骑军已经是他心头最大的一根刺了,还有什么?”

“我去…”太子轻吐出两个字:“除了铁骑军,东宫对他还有所牵制,此次沙陀之战,我去。”

“这倒是个好主意,但,太过冒险。”青怀说。

“不行,你这一去正中秦相下怀,倘若此次战事失败,必将消弱东宫势力,此举万万不可。”太傅忧心忡忡。

“那若是我赢了呢?”太子反问:“赢了这场仗,会如何?”

青怀道:“扬名立威,朝堂听政,太子监国,顺理成章。”

“那何不赌一把。”太子已经下定了决心。

“不赌,我们一定要赢。”青怀看向他已有对策:“此行确实危险,秦相必会重重阻扰让你输了战事,甚至攸关性命,因此,我们要先发制人,在这之前找一柄利剑刺向他,让他痛在心,难再言。”

“能刺痛秦相的剑…”太傅开始思虑。

太子似乎明白了他所说之人:“秦越桦…”

“安北将军…”曹正中霎时醒觉。

“对,正是他!”青怀道:“他是秦相最小的一个儿子,常年征战,小小年纪便威震八方,从未打过败仗,如今有他镇守疆北,四周安宁平稳,未见异动,倘若此次出征大将是他,那小小沙陀之战,秦相如此看重家族盛名,必然不许他输。”

“可他直属秦相管辖调遣,秦相万不会封他为将,况且,安北军只看秦相兵印,就连皇上圣旨也无济于事。”左从林道:“想要让他出征沙陀,必须要有兵印调动令,兵印在丞相府中,怕是……”他不再说下去,知道无法实现,一抹失望。

众人皆都沉默,确实如他所言,只要兵印在秦相手上,那便无望……

江水静蹲在墙角见忽然一片沉静,大家脸上都苦恼万分,十分不解:“偷出来就是了…”

众人皆望向他,这人是谁呀?

太子诧异,青怀忽而一笑。

“请问阁下是?”诸位大臣不明。

江水豪爽握拳,一副江湖侠义样:“在下池江水…”

太子嘴角抽了几抽:池—江—水

《春来又江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