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平乱世》红颜舞倾乱世 反攻 倾平乱世诱受

倾平乱世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梅妃,段璐的小说是《倾平乱世》,它的作者是初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梅妃那之后就再没来过,只是定时派人送Nai水过来,倒

|更新:2021-01-18 15:02: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梅妃,段璐的小说是《倾平乱世》,它的作者是初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梅妃那之后就再没来过,只是定时派人送Nai水过来,倒

《倾平乱世》免费试读

梅妃那之后就再没来过,只是定时派人送Nai水过来,倒是那个皇后在那以后时不时阴森森的来转一圈,弄得段璐青兰紧张兮兮的。段璐则时不时瞅着空和我聊聊天解解闷,而青兰凑过来的时候,我就直接进入婴儿状态,对于青兰我在感激敬重也不敢随便摊牌。

我知道梅妃那边一直不来肯定是有大Ma烦,也知道我帮不了什么忙,所以只好每天吃吃睡睡,修修灵力,自打闹鬼事件通了源识能行源力之后,我的灵修突飞猛进,以至于身体状况也进步了很多,这不,现在已经能在床上蹦蹦跳跳的和段璐比划一下她偷学来的武学招式了,只是那模样,实在诡异的很。

正比划这呢,就听到外面有内侍扯着喉咙叫到:“皇后到——,馨芝苑闲杂回避。”

我听到这声喊顿时吃了一惊,这皇帝忽然来这儿干吗?

而且……这是什么状况?梅妃跟在后面?还有一个锦衣华服,宝钗玉簪的嫔妃跟梅妃并排走着。而且三人的服装虽然还算轻便,但皇后衣服上的飞凤银绣却显的不同寻常,梅妃也一反简素常服的习惯,一袭天青衣上绣着繁复的花式,略显暗重的黄色似乎是穿着铜线,旁边的那个嫔妃也是天青蓝衣铜丝绣,只是花式边绣不同,三人衣饰都不厚重却给人一种很严正的感觉。

青兰听到内侍的报驾声后,就赶忙从库房那边赶了出来,到门口跪下行礼。皇后进院里就站住了,端着架势吩咐青兰说:“你去带着离公主跟我们走。”

青兰听了这话不安得往梅妃那里看了一眼,梅妃却淡漠的没有任何表示,青兰无奈,只好回屋抱起了我随着皇后她们走。

到了院外,皇后坐到肩舆上要从青兰手里接过我,青兰不想又不敢拒绝,再次求助得看向梅妃,梅妃依然似事不关己一样的淡漠,皇后也不急不催,一副闲适的样子等着青兰。我看到这幅情形心凉了半截,以皇后那般沉不住气的性格,早该对青兰发火了,现在摆出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明显是胜券在握,小人得志的炫耀,向梅妃的炫耀!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在怀疑,在犹豫,努力揣测着我现在的处境,我想做些什么,却又害怕像上次吞掉炼魂一样弄巧成拙,上次还有梅妃帮我,可这次……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自己能力的弱势而烦扰,我自己一个的话还好说,可段璐呢?青兰呢?那个我一直依靠的梅妃现在还能依靠吗?

我已经被青兰极为无奈的交到了皇后手上,皇后懒得多看青兰一眼,而青兰则忧虑的随侍在一侧,肩舆上肩,一众人等晃晃荡荡的开始前行,我抓紧时间思索着对策,考虑着如果到了最糟糕的状况我有几成把握护青兰周全。梅妃应该无碍,她就算不保我,也不至于对我出手,段璐不过一个女奴,离了我也就是暂时恢复原状,况且她和梅妃还有着同族关系,自然会受到照看,只有青兰,她的安危是我必须急切考虑的。

我深吸一口气,凝清了一下自己的源识,伸手抓着皇后的衣襟咯咯一笑,皇后神色得意的看向我,眼神没有了以往常见的厌恶蔑视,只剩下一种很傲慢的笑,像是因为胜券在握而把我看做了一个即将夭折的仇家孩儿。

很得意吗?很遂心吗?对于夺取一个**的性命这么热衷,这么痴狂?恐怕在你眼中圣剑和我自身的存在并没有多少分量,让你对我出奇的厌恶、出离的痛恨、只愿杀之而后快的真正原因是我身后的那两个影子吧,两个在后宫中一直压在你身上的影子,本该作为皇后宠冠后宫、权荣及身的你却一直被压在她们两人的阴影之下,所以才会这样迁怒与我吧。

无能善嫉的人最愚蠢,如果不是你身后的家族,你这样嫉妒成性不知掩饰的人早就死了几百回了,如今居然打着我这个幼儿的主意,想拿我撒气,想拿我立威,呵!当真打的好算盘,我静静得看着皇后,皇后的笑渐渐的平复下来,眼中的神光逐渐涣散,又缓缓的凝聚起来。

而我已经直接从她脑中读取了我需要的信息。

圣剑封印?!原来如此,这个世界还真有许多让我感到新奇的东西啊!是,我毫无所知的话确实感到难以应对,但现在,皇后成了我的情报库,虽然这个没啥大脑的皇后似乎对自家人与陈家和梅妃兄妹的真正利益纠葛并不知根知底,但也足够我在你们的戏目中插上一脚了。

幽都皇宫有两个堂,一个辟邪堂,理阴鬼事,每年有两次固定的法事驱散宫中阴气,平日负责日常所有死者的尸验和安魂,此外宫中一旦有了邪祟之事也由辟邪堂来主理解决。另一个是圣堂,负责主持皇室祭祖祭天,教习皇子先祖事志,授圣道,传圣技,据说圣技是圣皇留下的一种很厉害的武艺,但自一百多年前幽朝中兴之主鼎皇失踪后圣技就失传了。而这次,我将要光顾的就是这两堂之中的圣堂!

皇后一行就在圣堂外停了下来,我恍然间明白,怪不得皇后和梅妃她们的穿着给人感觉不一样,那是祭礼一类仪式上穿的祭服,不同于层层架套显的巍然的朝服,多了些轻巧恭谨和肃然。至于另一个和梅妃同行的嫔妃自然就是萱妃陈茹。

圣堂之外已经站了好些个人,我扭头看了一下,发现打头的竟然是皇帝,他也穿了一身黄龙祭服,后面跟着几个穿着朝服的官员,再往后则是一些穿有方袖祭服的侍者,

皇后抱着我下了肩舆,盈盈几步走到皇帝面前带着众人屈膝行礼。

皇帝依然一副死灰脸,面无表情的说:“既然都到了,就到圣堂做封剑的准备吧。”

说完皇帝打头前行,皇后跟在皇帝左侧,身后是梅妃萱妃,宫女内侍都留在了圣堂外,右侧是一个垂须染银的老者为首,身子微微发胖,行步虚浮,双目之中却透着精光,一身玄袍绣着珍兽,后面跟着两个中年男子,一着紫袍,一着红袍,还有一个更年轻一些的错后一点儿,却也走在侍从前面,眉宇之间能隐隐看出梅妃的影子,神态透着几分不羁竟然也是一身玄色的衣袍。我记得青兰说过朝服赤(红)者为文,茈(紫)者为武,再看这幅情形也大致能推断出这些人的身份了。

玄袍老者估计就是皇后的父亲右相沈邰,红袍的中年男子就是皇后的兄长左相沈铭,紫袍的是都卫统领陈浩,他是萱妃陈茹的父亲,是唯一能在朝堂上和沈府相抗的人。梅妃曾解释过说都卫统领掌管着幽都戍卫的兵权,幽都的城里城外,除了三万禁卫,其余幽都四营十六万营兵名义上都归都卫统领掌管,幽国二十二州总共不过四十万兵力,陈浩一人就掌了近一半,当皇帝也有资本了,难怪能和独揽相权的沈家抗衡。

而另一个年青一点儿,穿着玄袍的就是梅妃的兄长御史监史韩晓岚了,梅妃兄妹身后的势力我现在也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每次思量一番最后都会化作一句排遣的话——韩晓岚、韩晓风,她们兄妹的名字真该换一下。

皇后抱着我跟在皇帝身后一路进了圣堂,圣堂三道门,第一道朱漆墙中沉红木铆钉院门,上面雕刻着羽卫将军像,进门解兵甲,第二道镂空沉香木百战雕花阁门,历数圣皇战绩,入门不得趋步、不得喧哗、不得昂首,慎言、慎行、慎容,正步、正襟、正冠,第三道门是圣阁殿门,圣殿殿台高三丈,无阶台,左右架木通路,意为后辈觐见,呈请圣灵。

每道门都有穿着不同颜色祭服的侍者高声报着规矩,唱着礼词,光是过这三道门就花了不老少的时间。

终于走进了圣殿,空落落的大殿中除了一些礼器就只剩下殿门正对着的圣皇金像,这金像竟然不是我所想的朝服正坐的样子,而是一身短打战袍,右手按着腰际斜挎的实体利剑,双脚前后微错,左手微抬拿着一册一体铸造的金质书卷,腰身挺拔,遥望远方。兵以平天下,文以治天下,圣皇金尊让人看了不由得产生一种遥想,景仰之情油然而生,同时也为现在这个幽皇的不争器而哀叹。

《倾平乱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