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年往事》顾天擎戚锦年免费阅读 娘受 锦年往事RPS

锦年往事

现代言情连载中

《锦年往事》为木易九九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我一直没有和任何人提起在山上看见的那双绣花鞋,想

|更新:2021-01-22 10:03: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锦年往事》为木易九九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我一直没有和任何人提起在山上看见的那双绣花鞋,想

《锦年往事》免费试读

我一直没有和任何人提起在山上看见的那双绣花鞋,想把它烂在心里,但没多久,我还是意外地见到了它。

这几天传说村里出事了,三娜被人调戏,差点上吊寻短见。我们本地话把伯母叫“娜”。三娜就是三伯母的意思。

不知为何?没有人来和我说什么,我竟然很清晰地看到一个现场的情景,如录像倒带一般播放:夜风寒冷,下着细雨,村子更显得幽静,很少有人外出行走,这时,村里的几个小伙子来到三娜的屋外,压低声调,带着生病的**声音,装死去的三伯爷来和三娜说话。

“呜,哎,唉,肚子饿哦,呜!”

三娜一直在做家务活,猛然间听到熟悉的声音,吓得呆住了。问道:“你是谁?”

“呜,哎,唉,你连我的声音也认不出了吗?”。

三娜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三爷的鬼魂回来了,她知道是三爷的鬼魂,反而不害怕了,因为毕竟是夫妻,她知道不会害他的。口气变得轻松起来:“死鬼,你今晚为何回来了?”那声音还在艰难地说:“我不回来行吗?我肚子饿,我在那边没有吃的!”三娜理直气壮地说:“我逢年过节都好酒好肉拜祭你,你怎么会说没有吃的?”“呜,呜,呜……”那声音竟然哭起来,“我生病了,我在这边挣不了钱,我还没有成家,生活很艰难,我想回来问你,成家了没有?”“没有!你死了,我和谁成家?”……

聊了一会,那声音又有点恼怒,说:“没有力气说话了,快弄点吃的来!”三娜赶紧洗米做饭,煮好饭,三娜点香拜祭,“有酒吗?我想喝酒!”“有,有,有”三娜手脚忙乱地把平时拜神的酒拿出来。然后要吃肉,三娜又蒸鸡蛋。那个声音装作吃饭的样子,发出吃饭的声音,说:“真好吃,还是我老婆煮的饭好吃!”“好吃,你就多吃一点。”,然后,那个声音又问到他们的孩子是怎么样死的?又逼问最近是和哪个男人来往?到底喜欢谁?三娜一一交代了。连续几晚,都这样瞎折腾,有饭了又要肉,有肉了又要酒,没有酒,三娜倒点酸醋,他也知道是酸醋!质问:昨晚喝的酒上哪了?谁喝了?怎么变成了酸醋?你在家里怎么有酒呢?你是不是有什么人?你和谁来往,留待他来喝是吗?三娜跪在地上,和那个声音争吵到半夜,三娜说:我是凭良心来做人的,我守寡那么多年,我什么时候不遵守妇德?找了绳子,想上吊,死了算了,后来,踢了凳子……醒过来,又发现自己睡在床上,死不了呢。后来听到外面讲话声,听到脚步声,才知道外面有人!声音是来自外面,是人装的。于是猜想到肯定是有人把她救下来的,不是三伯的鬼魂。三娜说:这帮鬼儿,原来是没有事做,拿我来开玩笑啊!三娜知道是人之后,到晚上,那个声音又再起,她再也不回答了。并且大声地说:我手里拿着一把勾刀,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把你的头割下来,人我也敢杀了!……

这天,我从外面玩耍回来,就看见厅堂上有人来“相激”,“打讲”。我们本地把串门叫“相激”,“打讲”就是聊天。

大厅上坐着一位伯娘,她身穿蓝色唐装,衣服领子处缝上了不显眼的刺绣。她就是三娜。她喜欢来我家“相激”,喜欢和我母亲“打讲”,她在和我母亲“打讲”的时候,讲到某事,学人家讲话,把声音拉得很长,也压得很低,像鸭公叫喊一样,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很神秘,但听起来觉得她学得很像。

三娜正在和我父母讲最近发生的奇事。

她说:“好几天了,每当大半夜,听到我家那只死鬼回来了,他说要我煮饭给他吃,说肚子饿。”那只鬼就是三娜的老公,我们叫三爷。她老公死了好几年。她是无儿无女的寡妇。

“开始,我起来煮一点米饭,下他。”“下”是双手合掌自上而下拜祭的意思。

“他又骂说我没有给他吃肉!我又蒸两个鸡蛋,他又说不够吃。他看得很清楚啊?折腾到半夜,酒也洒了,饭也舀了,还在**,说肚子饿,不够,还要吃。”

我在旁边听了,不经意地说:“三娜,那不是你家的三爷,不是鬼,是人装的!”

三娜大吃一惊,审视我老半天,一拍大腿,惊呼:“哎哟!三呀!你这个女儿了不得!聪明呀!”她把我母亲称呼为“三”,因为我父亲排“三”,她应该称我母亲是三婶,可她直接称呼“三”,我也觉得很亲切。

她问我:“你怎么知道是人呢?妹妹?”

我也说不上,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清楚。我怎么能跟她说我凭直觉知道呢?

三娜继续和我母亲诉说。我很同情她,觉得三娜好可怜,她孤独一个人,没有人陪伴她。我母亲也跟着她掉眼泪,我父亲在旁边大发脾气,说要去调查看看是谁这样捉弄老人?说完话,就走出去了,看来是去调查去了。

三娜越说越激动,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我在一旁静静地听,她说完后,就一直看着我,她一把把我抱过去,对我母亲说:“三呀,你这个女儿真乖啊,真漂亮,能不能给我?”她使劲地亲我。我意外地看到了三娜脚上穿的是一双绣花鞋,是和仙女山上那双一模一样的绣花鞋,这时,我心里明白了一点什么,但我并没有讨厌她。

我母亲也想帮三娜,可是自己的骨肉,哪能随便说送人呢?但她没有马上表现出不满。三娜继续说:“三,你生了那么多儿女,你就给这个尾女我吧!给我做个伴,这个女儿真聪明,刚才我话刚说一半,她就懂得结果是什么了。哎呀,真是好聪明啊!”

我母亲说:“这个要和她叔商量才得。”

三娜说:“你去问,我等你好消息!我一定把她像公主像皇帝一样宠,不会亏待她的。”

三娜回去后,我听到我母亲和父亲商量,我母亲说:“三娜问要九妹呢,你意见如何?”

我父亲马上发火说:“你这个傻女人,穷死你了吗?没有钱给你用啊?你想卖我的女儿?”

我母亲说:“什么卖呀?人家是问要,要去养,她一个人太孤单。”

他们吵了起来,我大哥在旁边听到了,瓮声瓮气地说:“她是我妹妹,我们养得起她!我不想把她送给谁!”

最后的结果是:父亲拿起一条软竹片,抽我,说:“叫你聪明,大人说话你插嘴干什么?”

我伤心地大哭,一跺脚,说:“我要自己去跟三娜说清楚,我说我不想去!”

我母亲说:“她说得对,可能小孩自己去说好一些!”

我直接去三娜家找她,三娜不在家,在菜园。我来到三娜的菜园外,隔着篱笆,和三娜说话。

我说:“三娜,我不想来你家做你的女儿,我舍不得我叔和我婶,我喜欢我叔和我婶。”

三娜眼睛里划过一阵悲伤,眼泪涌上来,却是关切地问我:“妹妹,你眼睛红红的,你是不是哭过了?”

我点点头,情绪低落地说:“我刚才被我叔打了!”

她说:“你叔打你干什么?”

我一把擦去眼泪,说:“我跟他讲道理,他就打我!”。

她说:“你疼吗?妹妹,你叔你婶经常打你,你喜欢他们干什么?”我发现,她说这些话时候,她是用商量的口气,很和气很体谅人。

我说:“三娜,我叔我婶不是不喜欢我,大人打‘细敏’是教‘侬’呢,不打不识道理。”(细敏是我们这里对孩子的称呼。侬是对自己孩子的称呼。)

三娜说:“我也喜欢你呀,妹妹,你来我家,我不会打你,我会给你吃好的,好好待你。”

我说:“三娜,我不做你家的人,但以后我在路上遇到你,我就多和你打招呼,多叫你几声,多一点来你家玩!”

她说:“噢!真乖哦,有心哦”。

旁边菜园也有一个大嫂也在菜园里劳作,她一直在注意听,她警惕地说:“真的很会说话哦,是不是大人教的?”

三娜问我:“妹妹,是你家大人教你说的吗?还是你自己说的?”

我说:“是我自己说。”

那个大婶变了脸色,吼道:“我们把她抓起来!抓她回家,捉啊!”

三娜也假装作骂我:“把她抓起来,抓回去!捉啊!捉啊!”

我哇地哭起来,说:“我回去讲给我叔我婶听,叫我叔我婶来打你们!”

她们笑了,说:“这样才是细敏!”。

《锦年往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