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定诸侯》定诸侯 评 字母文 定诸侯同人志

定诸侯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定诸侯》由网络作家闫灵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武正,武正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也顾不得马是否受惊乱踏,扒在马肚子上解下了一袋行

|更新:2021-01-30 05:01: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定诸侯》由网络作家闫灵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武正,武正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也顾不得马是否受惊乱踏,扒在马肚子上解下了一袋行

《定诸侯》免费试读

也顾不得马是否受惊乱踏,扒在马肚子上解下了一袋行囊,里面多是干粮、草药,是出京前楚策差人送得,现在看来,这位汉南公子到还是有些先见之明。

先用布带扎紧他的手腕,减缓血脉流通,可惜我力气太小,最后还是他自己用嘴和另一只手扎紧的,见我想用嘴去吸毒血,他及时用左手推开我的头,兀自拎了水囊,拧开盖子,用清水冲了几下伤口,遂拔了腿上的匕首,围着伤口四周刺了一圈小洞,将匕首递给我,用手挤压那一圈血洞,一股紫黑色的血被挤了出来……

“你不想要命了?”抬头觑了我一眼。

我笑笑,将手里的草药放进嘴里嚼了起来,继而吐到了他的手背上,再用布带将伤口处绑紧,这才松了口气。

等我们俩缓过神后,才发现马早已跑得了无踪影,外面雨也越下越大,而我们脚下的水也渐渐没过了脚面,岩石壁上的雨水越来越混浊,看来这里是不能再继续待了,他起身,接了我手上的行囊,将斗笠扔到我头上,拉着我的袖子就往山上走,没走多远,就听轰隆一声响,我们刚刚避雨的那块岩石下,山路坍塌了半截……

在山间绕了半天,直到天色渐暗才寻到了个山洞躲雨,此时,我明显感觉到他神情有些不对,即使他什么也没说。

一进山洞,他便在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头低着,嘴唇泛白,脸色发青,我知道是蛇毒发作了,要及时服药才行,可是荒山野岭,又大雨瓢泼,去哪里找木柴和炖药的器具?

从包袱里取了件衣服放到他手旁,他毕竟是个男子,总不能让帮他换衣服吧?

抽了根火折打亮,往山洞深处走,希望能找到些木柴之类的东西可以用来生火,转了一圈却发现这山洞并不大,只找了几根短树枝,别的什么也没有,再回头时,他依然低着头,衣服仍然搁在手旁。

“很疼?”将树枝放到一边,蹲到他身前。

“还好。”嘴角青白异常。

“我看看。”本以为他会僵着不让我看,没想到他到是很顺从,解开他手上一层层的绑带,伤口已然肿胀,四边还起了几个血泡,刚刚那青蛇应该是竹叶青,这种蛇毒会破坏血脉,中毒后疼痛很剧烈,难怪他脸色这么难看。

将他腕子上的布带暂时松开,赶紧点燃了那几根树枝,现在最好把伤口再清洗一遍。

点燃了树枝,又将他的手腕扎紧,取了他腿上的匕首在火上烧了一下,打算再放一次毒血,可惜试了几次就是下不去手,最后还是由他自己动手,折腾了半天包好后,他一头仰到石头上,深深呼了口气。

眼见着洞外天色暗了下来,洞内的火光也渐渐微弱,树枝早已燃得差不多了。我鼓足勇气,戴上斗笠,试着爬出了山洞,想到四周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山洞,就是能找到几根干树枝也好。

摸着岩石往右手边走,直走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除了雨声就是轰隆隆的雷声,四处黑压压的一片,我独自一人不免有点胆缩,又向前摸了几步,最后还是决定再摸回去,谁成想往回走了还不到一半,一堆土就砸了下来,幸好不算多,只没到大腿,还能爬出来,挣扎了半天,斗笠早已经破碎不堪,身上净是泥巴,借着手上方一枝小树杈,使力想从泥堆里拔出来,结果人没出来,小树到是给拔了出来。

“是你吗?”秦权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是。”不免有点欣喜。

黑漆漆的看不大清楚,他的手直摸到了我脖子上,又迅速缩了回去,有点气馁,“手。”

伸了手给他,也不知道他倚错了什么地方,刚把我拉出来,自己却掉进了黑洞里,我只听到一声闷哼,便什么也听不见了。

摸索了半天才发现山壁上有个小洞口,伸头探过去,能听到他的喘息声,看来他应该就在里面。

向里面探了探手,想试试周围都是些什么,哪想竟然摸到了一只手,还没来得及惊叫,就被拉了进去。

“是我!”结实地摔到他的胸口,“别乱动。”轻轻推我起身。

我赶紧抽了根火折打亮,顺着火光望向四周,火光所及之处,只能看到一片空旷,不知道他从哪里摸来了一只火把状的石器,上面已成黑色的松油居然还能用。

点燃松油,四周依然看不很清楚。

往前刚走了几步,听到身后咕咚一声,他竟单膝跪地,大口喘息,看来是疼得很厉害,这种蛇毒散进血脉,疼痛往往来势凶猛,何况一时又没有内服药,只有些普通的外敷药草,换作其他人也许根本就出不了山洞,他到是还能出来找我。

试了试他的额头,冰冰凉的,全是虚汗,四下张望几眼,什么也没有,用力托他起身,想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没走几步,他身上的重量渐渐移到了我身上,走起来有点吃力。

“等灭了李伯仲,我一定送你回陆苍。”声音有些虚弱,不过很肯定,就在我耳旁。

“要是灭不了呢?”将他的手环到自己的肩上,这样还省点力气。

他失笑,“要是灭不了,我就只能娶你了。”头抵在我的耳际,呼吸因笑显得有些急促。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感觉像是我比李伯仲还可怕一样,见前面隐约有几块石头,费了点力气将他扶了过去。

这山洞着实有些奇怪,若不是因为山土滑落,我们误打误撞闯进来,平常人是不会在意土底下还有这么一个地方的,若说是天斧之工,可里面却有人用的松油火把,既然有人用的东西,自然是有人来过,可是既然有人来过,他们又是怎么出去的?

欲将火把定在岩石缝隙中时,我无意间看发现了岩壁上刻着一些奇异的图案,虽有些岩石已经脱落,图案并不完整,可还是非常让人惊奇,上面竟然刻着龙凤状的纹路!

这种图案只有皇家才能用,出现在这种偏僻的山洞里,似乎非常讲不通。

沿着图案的纹路一直往前走,图案之后出现了文字,是几行非常霸气的狂草:

欲飞不能,定天下;欲统不能,安天下;欲罢不能,看天下。后面的字因岩石脱落看不清楚,不过只这几个字就看得出来,说此话者配上这龙纹到是相得益彰。

隆隆——

外面的雷声依然不绝。

火光尽头突然出现了一抹人状的黑影,我的心一顿,没敢再往前迈步,这种封闭的山洞怎么会有人!

他好像也看到了火光尽头的那抹黑影,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倏得闪到了我身前——他坐得地方离我站得地方足足有两三丈远。

接了我手上的火把,将我推开,独自一人向黑影走去……

结果只是一块酷似人形的石头,他无力地倚到石壁上坐下来,将火把再递还给我。

“是尊石像。”虽然已经有些残缺不全,不过石像上的五官还很清晰,望着石像上的纹路,脑中突然出现了“陪葬”二字,我竟然有个想法——这里会不会是座陵墓?

汉西有些地方的百姓死后喜用山洞葬,相传是因为这些地方人的祖先想迁徙回他们本来的家乡,并不想将棺椁葬于异地,于是就将棺椁放在山洞里,期望他日回归家乡时,亲人们可以带他们一同回去,久而久之,这种丧葬变成了一种习俗,也许我们机缘巧合闯进了别人的陵墓?

这尊石像看起来与正常人的大小差不多,可能因地动等原因,手脚等都已破损,不过眉眼间的神态却是相当传神,从站立姿势来看,像是背手而立,神态威严肃穆,可见雕刻者的功力。

石像旁边碎落了满地石头,从纹理看来,与石像的材质相同,也就是说之前应该还有其他石像,只可惜没能保存下来。

石像背倚石壁,目光平视,眉尖微蹙,看起来像是守护的侍卫在警戒,背后的石壁上有几道深深的裂纹,直通向黑暗的尽头,到像是一道门,让人好奇里面到底藏了些什么……

秦权从墙壁的碎石里抽出了一根长长的棍状东西,趁着火光擦了擦,竟是一把长满铜绿的青铜长剑,看起来有四尺还余。剑柄尾端还刻了几个字:魏武正汪渊上兵。

秦权看看我,“知道什么意思?”

我点点头,其实看到“魏武正”三字时就已经有点明白了,历来由官窑铸造的兵刃,都会将兵刃的出处刻于剑上,以便点认,并检验铸刃者是否用心铸造。

“武正”二字若说起来,其实与当今皇家还有些渊源,三百多年前,大岳开国女帝曾为西北魏国的皇妃,后因萧蔷之争带身孕逃脱,之后才建立了大岳前身,她的丈夫便是当时魏国的武正帝,因此,岳氏皇族论起来其实算是尉迟皇族的后裔,也就难怪女帝之孙会将“武正”二字立为百姓取名的忌讳,以致三百年来,未曾有人以“武正”称号,到也算好认,至于“汪渊”,我只知道他是武正时期的一位权臣,既然刻在剑上,自然表明这兵刃出自他的监管之下,至于“上兵”,那就是铸造此剑人的名字了,由此可见这剑确实非比一般,竟然刻了武正的名号,而且只经过权臣汪渊这一道监管,平常兵刃是需要四级、甚至五级以上的人监造的,因此,通常兵刃上会有一大串名字。

再看剑身,四尺多长的青铜剑是相当罕见的,青铜质脆,以它铸造的兵器多为宽短状,因此青铜剑通常也只有两尺有余,就算是如今的铸剑名

《定诸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