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既不相守也不相离》既不爱便相离免费 精彩阅读 既不相守也不相离御姐

既不相守也不相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既不相守也不相离》是香怦怦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烨,金爷,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夜干脆两手臂包住脑袋,把头埋得能有多低就有多低

|更新:2021-02-03 20: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既不相守也不相离》是香怦怦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烨,金爷,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夜干脆两手臂包住脑袋,把头埋得能有多低就有多低

《既不相守也不相离》免费试读

小夜干脆两手臂包住脑袋,把头埋得能有多低就有多低。

金爷一把推开她的手,怒道:“你往哪躲?”

秦妈妈在一边凑着道:“二爷,这人我可算给你找着了哈。”满脸堆笑,眼眯成了一条缝,扯出帕子扇着小风在一边坐了下来。

小夜迫不得已畏畏缩缩地抬起脑袋,道:“公子你认错人了呵呵。”银默不作声地看着,也很好奇这金家少爷为什么认准了小夜。

金爷一听小夜装不认识,立即火冒心头,急道:“你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化成灰了我都认得!”

小二已是看傻了,这小烨什么情况,难道得罪了金家?!

小夜满脸尴尬,真想挖个洞逃离现场。

金爷眼里愤怒和喜悦交杂,看不出到底是愤怒多些还是喜悦多些,死死拽住小夜的手臂,生怕又给跑了,言语上紧追不舍:“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别想逃!”

小二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名鼎鼎的金爷竟然是冲着小烨来的,还说出这么暧昧的话,这小烨不简单呀!

银也愣了一愣,这是渊源颇深呀。

小夜已是无话可说,干涩的“呵呵”笑了两声。

金爷见小夜似是服软了,眼神顿时柔和不少,这才注意到小夜边上的银,心下大惊,这难道是他的新主?(金少爷认识的小夜也是男妆的小烨)

仔细看去,这位公子眉眼温温柔柔冷冷清清,眸如深渊静如平镜,端坐在那一身贵气,确是人中龙凤。银并不言语,只是静静地审视着金爷,眼里没有任何波澜,看不出喜怒。金爷到底年轻气盛,哪比得上银这般稳重端庄,不禁心虚起来,故作姿态把头一扬,问:“你是谁?”

银没有答话,径自喝茶。

小夜顿时想起边上还有银这尊大佛,立即甩开金爷的手,往银边上一凑,道:“我与他一道。”

金爷见小夜认这公子却不认自己,又急了起来,一把又抓住小夜,干脆坐了下来,两眼死死盯着银。

八仙桌上,小夜右边坐着银,左边坐着金爷,两个男人抢一个男人,这场面可真不多见。

小夜拼命往银边上靠,金少死死拽住,但银的状态却十分脱离现场,既不拉住小夜,也没有与金少不对付,只是自顾自地喝茶。

金爷看银并不紧张小夜,反而心下放松一些,提高嗓门,道:“小烨是我的家奴,你是何人?”

银一口茶差点没呛到,转眼看了看小夜,满眼鄙夷,似乎在说:你何时落魄到去给人当家奴了!

小夜一脸心虚,挤出个可怜兮兮的眼神,暗示银赶紧救她。

银放下茶杯,淡淡道:“我是他的债主。”不冷不热,不怒自威。

小夜见银开口了,立马狗腿得紧抱着银的胳膊,金爷见状十分不满,越发怒火中烧,丛袖中掏出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道:“这是小烨的卖身契,契约在此,他就是我金府的人,还请公子莫要为难。”

这回小夜可急了,道:“我得还债,嗯,我又没钱还债,只能先跟着这位公子。”

此时银正盯着那张卖身契,这卖身契还真是有模有样,但这卖身钱,三十钱,才三十钱,这丫头这么不值钱。想着又鄙夷地看了看小夜。

金爷见小烨执意不从原来是情有可原,立即软下话来,问:“你欠他多少钱?”语调甚是温柔。

小夜不敢说话了,她知道金府最不缺的就是钱,万一金爷帮她还债,她就只能随金爷回府了,只好把银的胳膊抱地更紧,嘟囔着:“很多很多。”转头又看了看银,使着眼色:你赶紧说话呀。

银有所会意,嘴角微微勾起个弧线,道:“一个元宝。”

小夜这回可傻眼了,谁让你这么坦诚了,这不是自己往坑里跳吗!

金爷果然不出所料,立马掏出个元宝,道:“我帮他还了!”硕大的元宝闪着钱特有的光芒,一旁的秦妈妈简直看直了眼。小二瞠目结舌,这金爷为了抢小烨竟然出一个元宝!小烨是个人物啊,深藏不露啊!

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金爷情绪大好如春风拂面,一把拉起小夜:“我们走!”

小夜用力挣扎,死死盯着银,银却不理她,小夜心中一万点愤怒骤起:你不是追求我吗!怎么就让别人把我带走?

奈何金爷使足了力道,小夜硬生生被拽了起来。小夜赶紧嚷着:“我与这位公子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不能再与你”

“什么?”话没说完,被金爷打断,金爷瞪着眼睛,不可思议,道:“你与他?你们什么情什么意!”

小夜眼珠一转,道:“生死之交!同袍之谊!金公子不好强人所难呀!”

金爷越发急了,质问银:“当真?”

银心里都快笑喷了,脸上却依旧一脸镇定,并不答话,只是给了个手势,示意“带走吧”。

小夜瞪大了眼睛仿佛要吃了银,生生被拖了出去。

小二跟着送到门口,结巴着:“客、客官慢、慢走。”

秦妈妈见他们走了,看了看依旧淡定的银和桌上那定元宝,谄笑着凑了过来,坐到银这桌,道:“公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若是缺使唤的人找我秦妈妈没错的!”

银抬眼看了看这位生意意识浓厚的秦妈妈,道:“金家公子如何识得小烨?”

秦妈妈表情为难,扭扭捏捏道:“哎呀,公子,这些内部情况我们做生意的不好乱传的,公子知道做生意讲究诚信二字,公子就别为难我们小老百姓了。”

银不动声色,把元宝推到秦妈妈面前,微微眯眼,道:“定会守口如瓶。”

秦妈妈果然禁不住元宝的诱惑,立即抱住元宝,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准备娓娓道来。

“大约一年前,我在逛早市,一个小子偷了个肉包子被人追大街,我看那小子瘦瘦弱弱的挺可怜的,就给他付了这包子钱,呵呵,那小子就是小烨。”

银微叹一口气,又是为了肉包子,又是吃,这肉包子味道也并不很好。上回跟小夜坐在路边吃肉包子,小夜还那裹包子的纸画了个元宝当欠条,没想到还有人上杆子地要替她还钱。

秦妈妈接着说:“这个小烨脏兮兮的,但看上去并不像是无家可归的小孩,我就问他是哪家的,小孩子家别总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他可怜兮兮说没有家还求我买下他给口饭吃,我看他确实不是我们白云镇的人,估计是家中变故,又甚是机灵,就想收留他,以后卖到好人家里去当个差,一来我能卖个好价钱,二来他也有个栖身之地,于是他就跟着我了。

后来金家来挑家奴估计也是看他机灵,年纪又与金家二少爷相仿,就挑去给金家二少做伴,买了三十钱,确实是个好价钱。”

说到这,秦妈妈不禁呵呵一笑,心想这小烨真是个摇钱树,卖的时候卖了好价钱,今天寻到了金二少又给了赏钱,如今眼前这位公子又给了个元宝。

银撑着脑袋,心想,原来三十钱算是高价了,这丫头可真能折腾,居然自己把自己卖了。

秦妈妈得意了一会又继续道:“听说啊,这小烨到了金府,很快就与金二少混熟了,金二少可把他当兄弟一样,粗活细活全都不让干,专门陪金二少解闷,有啥好吃的好穿的都有他一份,简直好得穿一条裤子。”

一旁听墙角的小二大为惊讶,没想到这个小烨还真有两把刷子,能把金二少哄的团团转。

银倒是依旧淡定,不动声色,只细细抚着茶盏,暗想,竟然这般会讨好巴结,怎么却对我颐指气使,不禁自信心大受打击,难道我比不上金家那黄毛小子?或是我们年龄相差甚远有代沟?这丫头在雪面前倒是十分乖巧,难道仅仅因为雪是族王就多几分敬重?还是另有原因?

秦妈妈喝了口茶,又清了清嗓子,接着说:“按理说,这小烨混的这般风生水起,长久地呆在金家定是衣食无忧,又得金二少喜欢,将来少不得当个总管之类的,这可是多少人可遇不可求的。这小烨倒好,没呆两月竟然跑了,这可把金二少给气的,直接就来找我要人,我这老婆子做生意向来诚信为先,我怎么可能把卖出去的人再偷偷收回来转手,这种缺德事我可不会干的。”

秦妈妈用帕子抹了抹额上的汗,小二赶紧找来扇子为其扇风,示意秦妈妈赶紧接着讲。秦妈妈道:“公子都不知道,这小烨跑了,我这大半年都没安生过,隔三差五就被金家二少传话,你说,这人是我卖过去的,但之后如何可不干我的事了,唉,只能说这金家二少还真重情重义。”

小二一边扇着扇子,一边琢磨:这小烨什么本事让金家二少这么上心。

银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想到金二少那副略带纨绔的倜傥模样,心中大致明了,这两人估计是臭味相投,平静的脸上划过微微一笑。

《既不相守也不相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